当前位置:955551娱乐吴素英
吴素英
2023-01-18

吴素英个人资料

吴素英,国家一级演员,浙江绍兴人,1967年生,1983年进绍兴戏曲培训班,1986年为绍兴小百花越剧团演员。1990年在继承吕派艺术基础上,先后塑造了穆桂英、白素贞、刘金定、九斤姑娘、红娘、寇珠、窦娥等20余个不同个性的古代女子形象。她曾三次赴港、一次赴台、三次进京演出,多次受到中央领导接见。她曾获全国青年越剧演员电视大赛最佳演员奖、94中国小百花越剧节"金奖"、浙江省"优秀小百花奖"和"金艺奖"、浙江省第五届、六届戏剧节表演一等奖等。1994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现为绍兴小百花越剧团副团长。

吴素英人物经历

吴素英 女,浙江绍兴人,1967年7月9日出生。工吕派花旦,国家一级演员,第24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绍兴小百花越剧团副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1994年开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1983年进入绍兴戏曲培训班学艺,1986年毕业后成为绍兴小百花越剧团的主要演员。1990年师承吕瑞英。她扮相俏丽,唱腔清美甜润、戏路开阔,表演细腻传神,她在继承吕派艺术的基础上,结合自身扎实的武功基础,逐渐形成了"文武兼备"的表演特色,先后在舞台上塑造了穆桂英、白素贞、刘金定、九斤姑娘、红娘、寇珠、窦娥等20余个不同个性的古代女子形象,得到了专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

她曾三次赴港、一次赴台、三次进京演出,受到乔石、刘华清、钱其琛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经10余年的拼搏进取,她已具有丰富的舞台经验和较高的艺术修养。曾获全国青年越剧演员电视大赛最佳演员奖、'94中国小百花越剧节"金奖"、浙江省"优秀小百花奖"和"金艺奖"、浙江省第五届、六届戏剧节表演一等奖等。1994年开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现为绍兴小百花越剧团副团长。

吴素英演艺经历

1983年进入绍兴戏曲培训班学艺。

1986年毕业后成为绍兴小百花越剧团主要演员。

1990年师承吕瑞英。她先后在舞台上塑造了穆桂英、白素贞、刘金定、九斤姑娘、红娘、寇珠、窦娥等20余个不同个性的古代女子形象,得到了专家和观众的一致好评。

1994年开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2009年5月18日晚,第二届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暨第二十四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在杭州余杭区举行,吴素英的新编越剧《李慧娘》与陈雪萍的滑稽越剧《新狮吼记》一同获得第24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曾三次赴港、一次赴台、三次进京演出,受到乔石、刘华清、钱其琛等中央领导的亲切接见。

艺术风格

吴素英扮相俊秀俏丽。唱腔优美甜润,韵昧浓郁,表演细腻传神,戏路开阔。在继承吕派的基础上,结合自己扎实的武功基础,逐渐形成了"能文能武,清新自然"的表演特色与艺术风格,成功地在舞台上塑造了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被誉为越剧界"文武兼备"的实力派演员。

文武兼备

文武兼修的成就

吴素英是吕(瑞英)派花旦,这位在绍百"三驾马车"中论年龄可为大姐,早在1986年第二届江浙沪越剧大奖赛中就已一鸣惊人、奠定艺术高起点的著名演员,二十多年在舞台上摸爬滚打、收获着汗水和辛勤的执著者,却总抱着谦让、淡定的心态,安静而低调地演着自己的戏,敬业地担当着一个副团长的职责。只是,内心对越剧表演不断深入的体会和实践,让这位演员渴望着有机会更加畅快淋漓地扮演她心仪的角色,创造出有张力的人物形象,也希望有更多的观众能够看到她的演出。而在多年对艺术的深入理解后,使她对文武兼备有了深入的理解,不仅追求技艺,更看重与技艺相为表里的表演深度,追求着一个演员的成熟之美。

文武兼备、青春活力

从1986年绍兴小百花越剧团建团开始,注重基本功训练,注重文武兼备,就成为这个年轻越剧团体的共识,作为一名主演,吴素英是"文武兼备"艺术风格确立的参与者之一,她和吴凤花、陈飞等演员一起,在付出大量艰辛努力和勤劳学习后,以女子越剧少见的高超技艺获得了人们的认可。这种风格所形成的凝聚力,使绍兴小百花虽然年轻,却有了自己鲜明的艺术追求。

吴素英于1983年考入刚刚创办的绍兴县戏曲培训班,当时随着《红楼梦》等越剧电影的热播,越剧可谓红透大江南北。吴素英是在两万多名应考者中脱颖而出,幸运入选培训班学员的。相貌娟秀、身材小巧的她那年已经十六岁,比其他学员都要大上两三岁,于是在生活中她尽量像个大姐姐一样照顾着别的学员,而在学习上,她更以加倍的付出赢得大家的敬意。当时培训班老师有意在武功方面为这群孩子打下坚实底子,以使她们与其他越剧演员相比具备优势。于是,这群女孩是与绍剧班男生一起练功,难度相当大,没完没了的下腰、耗腿。吴素英腰腿没有小同学软,却以"笨鸟先飞"的心态暗下苦功,很快,她成为班里唯一能连续翻七个小翻的演员,成为新排大戏的主演。不久,刚出科的她也成为越剧大赛的夺魁者,这一切,使吴素英成为戏曲培训班以及随后成立的绍兴小百花越剧团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1986年,培训班的越剧学员毕业了,为此绍兴小百花越剧团成立,第一个创作新戏便是根据绍兴本地民间传说创作的神话戏《醉公主》,吴素英在剧中担任女主角龙王三公主。《醉公主》戏是为这群极具青春活力,身手矫健的小年轻量身定做的剧目,龙女为人间降妖除怪、大打出手无疑是该剧的高潮。剧中,吴素英与男主角王善酿扮演者吴凤花将几年来在培训班打下的深厚武功基础表现得酣畅淋漓,吴素英连走串小翻十五个、旋子十几个--这是越剧舞台上的独一家。虎跳、抢背、乌龙绞柱一个个动作次第展现,轻松漂亮,爆发力极强,引发了观者视觉上的震撼和满足。这是绍兴小百花成立后小演员们的第一次集体亮相,正以此剧为发端,绍百以及吴素英这些演员,确立了自己未来发展的基本方向。

《白蛇前传》,这个移植于婺剧,同样有大量火爆开打场面的剧本显然是要将《醉公主》为开端的文武兼备演剧特色进一步深挖开掘。但是,很多年后回想起来,吴素英自己认为,《醉公主》中人物塑造是极为稚嫩的,只是把武功技巧很好地展示出来,缺乏对人物形象的理解,因此,还谈不上"文"--即唱腔、表演的细腻展现。即使曾红极一时的《白蛇前传》,吴素英觉得也只是因为有俞珍珠这位好导演的循循诱导,使自己在忘形于大量翻扑、出手高难度技巧表现的同时,还努力去尝试表现白蛇内心的复杂情感。这个戏是吴素英表演上的一次启蒙,白素贞对许仙又爱又恨、失望而又深情难忘的两难情感,显然不是痛快淋漓的一场打斗能够尽情涵盖的,在导演的启发下,吴素英开始了对角色的揣摩和情感体验,但限于年龄和阅历,表演的生涩和表面化自然也难避免。

《陆文龙》是绍兴小百花的一出保留剧目,也是彰显其"文武兼备"特色较为成熟的剧目。在戏中,吴凤花扮演陆文龙,吴素英则扮演女主角琼芳。琼芳这个人物,虽然"戏份"并没有像《醉公主》、《白蛇前传》那么多,却因为丰富的内心张力,复杂的爱恨情感,使得"文"胜于"武",心理揭示的内容要大于外在表现。因为是完全虚构的人物,无从借鉴无从参照,吴素英开始了自己的发挥和创造。剧中的琼芳作为金兀卒之养女,与陆文龙既有兄妹之情,又实有青梅竹马之谊,当她得知自己深信和喜爱的陆文龙竟然背叛了恩父,爱恨交加,举剑向陆文龙刺去,但面对心爱之人,剑到眉心,怎能下手,复杂的情绪、百感交集的泪水和疑惑,在此刻爆发出感人至深的戏剧情境。演员演得痛快,观众看得过瘾。《陆文龙》中的琼芳依然有一些漂亮的身架和武打动作,但戏里更动人的则是琼芳内心情感的挣扎。

技艺相融、开掘人物

作为在中国家喻户晓的悲剧故事,《窦娥冤》是很多戏曲剧种常演不衰的剧目,而对于吴素英来说,根据这个题材编演的《斩娥》,则是其将文武兼备特色发挥到极致、"文戏武唱"的一个代表作品。排练《斩娥》时,吴素英已经对戏曲表演有了些思考,对人物身份性格进行了深入开掘,并充分运用自己文武兼备的特长来塑造出越剧舞台上的"这一个"。《斩娥》刚开排时,还是按照传统手法,窦娥被五花大绑押赴刑场,这样只能通过唱来表现人物情绪,缺乏其他表演手段,吴素英表演时不满足,她于是将绳子改为腰间系上粗长的黑链子,由刽子手牵引着链子,这样给演员表演放开了手脚、提供了空间。窦娥临死前三桩誓愿的演唱,无疑是整剧高潮,吴素英与唱腔设计李燕华精心构思,要将唱腔与表演、情感宣泄巧妙融合一起。整段唱腔跨度很大,由散板转成中板,节奏一点点加快,渐如狂风骤雨,而到最后一句"才把我屈死的窦娥冤魂显"中的"冤魂显"三字时,忽然放慢、停顿、再爆发,最后高音吸收了京剧和川剧高腔的唱法,、扣人心弦,极具爆发力度。与动人心魄的唱腔相呼应的是高难度的技巧动作,在窦娥与婆婆相见于大街,被刽子手强行拉开,吴素英连用三个"倒扎虎"表现其悲痛难忍的心情;在高呼"冤枉"被刽子手毒打时,加入了"三小翻带提"技巧。最值得一提的则是最后窦娥被推上刑台被斩时,用了难度相当大的反背双手从一顶半高台上翻下,紧接着"挺僵尸"。淋漓慷慨的抒情唱段、一气呵成的高难度动作,使得《斩娥》声情并茂、技艺相生,给观众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斩娥》也是吴素英比较成熟的一个作品,在演出时,总能获得观众如雷的掌声。吴素英也将此戏毫不保留地传给年轻一代演员,向她学了此戏的章益清凭借此剧目在2000年参加浙江省青年演员大奖赛获得佳绩。

在吴素英塑造的众多艺术形象中,《狸猫换太子》中的宫人寇珠可能是越剧观众最为熟悉的一个了,吴素英也把这出戏当作自己表演转型的一个标志。如果说从一开始的新戏《醉公主》、《白蛇新传》中,吴素英是用自己青春和技艺来表现剧情,完成故事,到了《陆文龙》、《斩娥》,吴素英是努力地将武功、技巧融入到人物性格和剧情中,但她还是努力地张扬其文武兼备的表演特色。随着《斩娥》的成功,吴素英想的更多地却是转型,她认为武功和技巧能够很好地营造戏剧气氛、给观众带来强烈的审美冲击,但一定要紧密结合剧情和人物性格,"技"与"戏"相为表里,"技"为戏、为人物服务和烘托,才能真正打动人。以前自己演戏,更多看重了"武"--技巧与武功,而实际上在"文"--人物内心的深入刻画上还远未到位,真正的"文武兼备"应该是两者都不可偏废的。作为一名优秀的演员,不能单靠外在的技巧功夫,而是深刻细腻揭示人物性格心理、显现内心的张力,要在外松内紧的表演中,紧紧吸引观众,做驾驭全场气氛的统领者。一段时间来,吴素英文戏演得特别多,特别是正式立雪于吕瑞英老师门下后,在吕师的细心传授下,吴素英对人物刻画有了更深入的体味,《三看御妹》、《沉香扇》、《九斤姑娘》这些带有轻喜剧色彩的文戏,使她沉浸于人物创造的快乐中,虽然没有大开大阖的剧情结构,没有赏心悦目的技巧展现,但依靠细腻深入的唱腔和表演,同样能打动观众。《狸猫换太子》中的"拷寇"一场,本来又能成为"文戏武唱"的精彩迸发,吴素英却很克制,紧紧抓住寇珠的身份和内心,表演上一点点推进,一层层深化,而绝不用力过猛。吴素英将这场戏分为几个层次,第一层次,面对刘妃和郭槐的质问,是小心翼翼地避重就轻,在心里已经做好坏的打算。第二个层次,被郭槐拷打时,要尽量隐瞒,实在隐瞒不住,自己要全部承担。第三个层次,一个戏剧突变,刘妃叫出陈琳对质,这时吴素英表现的寇珠是"惊"--出乎意料,不能不惊,暂时的不知所措,但随之镇静下来,要保护陈琳,并机智地以"指责"陈琳的方式来为对方开脱。刘妃命陈琳拷打寇珠,让剧情推至高潮,一个鞭打在身,刚烈求死;一个拷打盟友,痛彻于心。吴素英演到此时,不想再用过多技巧去推进戏剧波澜,而尽心着力于寇珠人物内心此刻的痛苦与决绝,痛苦是拷打时的痛,不能再保护太子的心痛,看到陈琳两难时的伤痛;决绝是她内心的节烈和勇气,宁可用自己一死来避过此次危机,这段表演的内心逻辑鲜明而富有层次感。前面一直的"抑",让最后唱段的"扬"有了爆发的力度,尤其最后一句,"以血还血偿我命"后面用"哈哈哈"的花腔,衬托出寇珠死而不屈的精神,接着一个"僵尸",干净利落又极有张力地完成了人物塑造。

坚持不懈、成熟之美

吴素英对事业、专业执著而坚韧地追求着,为了表演好一个技巧,她可以在盛夏炎热的排练厅一个人练上上百遍高难的动作;为了深入理解人物,她爱看书,经常夜里看到半夜三更,以致变成了近视眼。但是性格的恬淡谦让,又让她做不了女强人。一个没有太高欲望的女人,做好一个妻子、母亲,是人生同样重要的事。2000年,吴素英做了母亲。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真正的成熟,而这时,吴素英也发现自己对戏剧有了更深的体悟,她想演戏,演与以前不一样的戏,用自己成熟的情感,去诠释和表现各式各样的女人。

2002年,吴素英自己找了一个小戏来排,这就是《武松杀嫂》。吴素英想演一演著名的"坏女人"潘金莲,这是出让演员心里很累却很过瘾的戏,吴素英在排戏之前就开始思考人物,潘金莲经历了人生的打击挫折,已然痛苦绝望,与西门庆合谋杀害武大郎。在武松为报仇回家之际,潘金莲明知死期将至,但她还是深爱着真正让她动心的武二,她要在临死前将这番真爱淋漓尽致地诉说出来。戏就在潘金莲摆下酒宴迎候武松回来开始,潘金莲特意盛装打扮,是为了让心爱之人好好看一眼自己。潘金莲为武松敬上一杯酒,这杯酒盛满了潘金莲内心的内疚、苦闷、期待诸多情绪,武松却执意不喝,在潘金莲再三相劝之下,武松一句"这酒怕是毒的",使潘金莲伤心不已,情绪激烈地将酒一饮而尽,内心潜台词是"我对你分明是一腔真情,你却毫不理解,但即便要死,也一定要看到我的这片心意",于是跪地请武松喝酒,苦苦哀求。武松无奈之下接酒,暗自洒掉,潘金莲不知,却以为武松终究心软了,既高兴又转为后悔,如果武松真能见谅自己,何必当初一时糊涂,犯下这样不可饶恕的罪恶。可事已至此,潘金莲死前一定要让武松看到自己最美的一面,于是把外面衣服脱掉,露出了红袄,向武松倾诉她的内心,直到被武松所杀。这个折子戏虽然题材并不新鲜,人物心理也颇有些理念先行的味道,但作为一个很想演出内心复杂人物的演员来说,契合了吴素英要突破自己、深化演技的需要,每演一次,吴素英都有新的体会,对人物有了新的理解,这种感觉使吴素英沉浸于创作带来的快乐和激动之中。

吴素英在表演上不断丰富着自己,本工小花旦的她,近年来演过诸多形象各异、性格迥然的人物形象,新喜剧《木兰别传》中的蠕蠕公主;《越女印象》中的祝英台等。她也在剧团各种大戏、小戏中饰演着配角,比如《越王勾践》中戏份不多的越女。最近,绍兴小百花为新秀张琳排演新编历史传奇剧《一钱太守》,导演杨小青安排吴素英出演剧中太守母亲老夫人,这对吴素英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身材娇小、演惯花旦,如今要在舞台上头一回演个白发苍苍,历经沧桑的老太太,试妆的时候,吴素英就失去了自信。但在导演的启发下,吴素英细心揣摩着人物,去寻找接近人物内心的情感共振点。很快,她沉浸于戏中,不能自拔。在排演《一钱太守》序幕时,老夫人幼子在战乱中不幸失散,长子刘宠思念弟弟不肯前行,她一句"好不晓事的孩子",既辛酸又痛苦,见刘宠哭闹不休,老夫人狠心扇了儿子耳光,刚打下又痛心地抱儿子恸哭,排练至此,吴素英进戏太深,无语凝噎,真挚的情绪,使得饰演小刘宠的演员失声痛哭,参加排练的演员也都唏嘘一片。后来吴素英说每个母亲都会担心儿子走丢,自己演这个戏时,甚至在梦中还会出现儿子丢失的情境。吴素英用心演活了老夫人这个配角,《一钱太守》公演后,吴素英饰演的人物得到了众多观众极大好评。

作品与荣誉